君魈

转载于 @沈一笑(努力填坑ing) 太太

沈一笑(努力填坑ing):

挂人!
这个头像带眼镜的太可恶了!
这么好的电影为什么要拍成纪录片?!郭敬明他不配给我们秀秀的电影投资!!
这分明是看不起我们秀秀!我们秀秀不光人长得好看文笔好文写得好,还会唱歌!像秀秀这么优秀的人肯定都拿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奖!!
秀秀冲鸭!
复制这段文字并转发每条0.2元,记得删括号

淺談奇夢人(一):鏡花水月

一紙風月一筆秋:

本週奇夢人的言談間透漏許多蹊蹺,但對於一個擺明行騙之人,要猜測他虛實自然不是看他說了什麼,而是實際上作了什麼。


 
 


嘴巴永遠不如身體老實這規則不只傲嬌適用啊。(欸)


 
 


目前可以看出,奇夢人行事主要是繞著劫紅顏/北境/魔始打轉--而其中又以劫紅顏對他最為重要。


 
 


奇夢人登場的時機緊接在劫紅顏遇難之後,從之後與魔始的對談,也能觀察出他有意隱瞞劫紅顏對自己的重要性。


 
 


看似隨機地在公開亭表演戲法時找上如夢令,其實一開始就是為了救劫紅顏,而包裝成只是達成如夢令的願望。


 


而他也很漂亮地救出劫紅顏並取得整本玄脈寶鑑。


 


以假亂真以虛衍實吸引觀眾目光暗度陳倉,是魔術的基本手法。


 


高明的魔術師便是高明的騙徒,然而一次挑上兩個同樣高明的騙徒同業到底冒險,所以兔爵士才警告他:


 
 


“你故意在公開亭露這一手,無非就是要消息散播出去。”


 


“為何不呢?”


 


“但你不怕,對方會懷疑你救劫紅顏的目的,不如表面所見單純嗎?”


 
 


奇夢人也知敵對雙方皆不是好相與的對象,但他也早有後手--半本玄脈寶鑑,足以作為週旋的籌碼。


 
 


而魔始跟昊天也確實起疑,所以三番兩次試探奇夢人。


 


而試探的先後順序其實也很有意思,看得出來兩位陰謀家的機心。


 


如前所說,一場公開庭的大戲,奇夢人是從兩人手中取得玄脈寶鑑跟劫紅顏。


 


那麼這個新出現的對手,在乎的是這兩件中的哪一樣?


 


玄脈寶鑑奇夢人很輕易的就讓出,甚至對待態度頗為糟蹋,那就只剩下劫紅顏。


 


再來自然以劫紅顏為重點試探奇夢人。


 


渺渺與劫紅顏的對決便是出自兩人授意。


 
 


而這時奇夢人保留半本玄脈寶鑑的目的也顯現了--在雙方派人來搶書時先下手催眠,確保將來不管是昊天派出渺渺或是魔始派出未萌對上劫紅顏,皆無法成局。


 


既然是同時做手,自然不會只有渺渺中招,筆者猜兩位大概都中了對上劫紅顏時會拉肚子的暗示。wwwwww


 


(未萌:=皿=!?)


 
 
 
 


“她倆誰死,於我皆無相干”


 


“你真不在乎嗎?善用透過鏡相偽裝的你,表面波瀾不興,然而這遊戲對你,真無意義嗎?


 


賭誰死的另一層意思,就是看你想讓誰活?”


 
 


給奇夢人選擇,其用意一在讓奇夢人表態在乎劫紅顏,從而提升劫紅顏作為籌碼的價值。


 


二則魔始心中對於奇夢人的身分已有猜測的人選,這番動作便是要應證自己所想。


 
 


奇夢人雖然在這破解了劫紅顏母子相殘之局,但也顯露出了他對劫紅顏的重視,畢竟如果真不在乎,一開始便不需要特別催眠渺渺預防萬一。


 
 


所以魔始昊天接下來自然是直接往奇夢人的弱點攻去,盡情地利用劫紅顏。


 


因而有了寰宇鬥奇傷勢互換之局。


 
 


而奇夢人之所以如此在乎劫紅顏的原因,本週也有了答案。


 
 


“此傷,哪比得上當初,你救我時的嚴重。”


 
 


由此可知奇夢人曾受過劫紅顏救助,此番相助約略是為了恩義。


 


而奇夢人現在的相貌應也不是本相,因為在將劫紅顏救回公開庭時兩人已照面,當時劫紅顏並沒有認出奇夢人是自己救過的故人--直到這次才認出。


 
 


“你是....?”


 


“噓。(看著未萌的影子搖頭)”


 
 


如果劫紅顏只覺奇夢人是在公開亭救她的奇人,這事眾所皆知沒什麼好隱瞞,這時劫紅顏應該認出了對方真實身分,所以奇夢人才示意他保密。


 
 


“對上劫紅顏如非巧合,那我更不能露出破綻。”


 
 


但老實講,雖然魔始跟昊天無法確認奇夢人的真實身分,單就劫紅顏是奇夢人心中最柔軟的一塊這點,其實就已經掌握相當籌碼了。


 


畢竟他們手上各自掌握渺渺跟未萌,要藉著兩人擺弄劫紅顏對付奇夢人,可說輕而易舉。


 
 


說到這筆者不由得想到奇夢人曾對兔爵士的一席話:


 
 


“表演最精彩的地方,就是將消失的人事物變回來,你才會驚艷。”


 
 


所以奇夢人不只要保住劫紅顏的生命,也要將未知未萌奪回。


 


這不只是解除他被握把柄的戰略目的--將劫紅顏失去的孩子奪回,讓劫紅顏消失的親子之愛重回她的生命--才能令劫紅顏驚艷。


 
 


令這位他最在乎的觀眾鼓掌微笑,這才對得起魔術師的驕傲。


 
 
 


而本週除了確認劫紅顏對奇夢人的重要性之外,劍授與奇夢人的私交也是令人玩味。


 
 
 


我有一名筆友曾言,公主是靈洲唯一可信之人。”


 
 
 


此言出自劍授,自然代表劍授對北海靈洲完全深疑不信。(欸)


 


那他身處北海靈洲為昊天出力自然是別有用心了,甚至可能連被逐出仙門都是為了掩護此事也不一定。


 
 


從他跟奇夢人友情長跑多年終於得見的態度來看,奇夢人也知他在此的真實目的,而且此番前來便是為了協助對方。


 
 


“有一股熟悉的氣息,正在靠近北海靈洲,你終於來了。”


 
 


本來聽劍授這句話以為所指的是劍宿,熟悉的氣息指的是劍意劍氣啥的高深莫測之物。


 


但現在來看其實是指奇夢人,所謂的氣息.....其實便是字面上香氣,具體無比。=_=|||


 


畢竟奇夢人專職調香,用個香水信紙或是筆友間互相寄個薰香手作什麼的,也是合情合理。


 




 


兩人雖然是初次見面,卻默契十足同聲唱和,甚至都展現出之前不露外人的本色。


 
 


劍鳳一反之前悶騷的冷面笑匠形象,在捉弄完奇夢人後爽朗大笑。


 


而奇夢人也難得被逼得慌張失措香汗淋漓(?),完全不再裝逼率直地抗議叫劍鳳好好講話不要動手動腳。


 
 


奇夢人與劍鳳如何相交,兩個各有秘密慣於偽裝者,又怎麼會願意互託真心相互協助,筆者深切期待日後的解釋。


 
 


這下昊天手下一把金麟鑰差不多已經落入奇夢人手裡,這盤大棋上奇夢人再度握有一子,甚至謀奪對方愛女為己用探查真相。


 


用子之矛攻子之盾,應該也是回敬對方玩弄劫紅顏之舉。


 


看來兔爵士所謂天生小心眼可能不只疑心,還包括睚眥必報啊。wwwwww


 
 


“未解之前稱之麻煩,解開之後便是功勳。”


 
 


三方起手落子精準狠辣,筆者看得頗為享受。


 


魔始雖然手段下流不討喜,但皆確實就著對方痛處打;昊天城府沉若深淵,而且看來暗棋無數,除了君子之劍外,北海靈洲最關鍵的人物應是目前暗藏魅影薄櫻師。


 
 


“最優秀的騙子,總是能嗅出最優秀的騙術啊。”


 
 


從昊天與仙蹤的會面來看,北海靈洲應該時時處於龐大的幻象之下,眼前所見一切皆不為真。


 


奇夢人看到的女子仿如蜃樓不在當場,也是基於相同道裡。


 
 


北海靈洲就如一個巨大的鏡花水月,每個人在裡面皆是虛相示人,高明的騙徒使出渾身解數相互欺騙掩蓋真象,所言所行皆有有可能是誤導對方,以及電視機前的觀眾。


 


從他們的行為去推測真意,揣測劇中人的目的,猶如再看一步推理小說,使得這條線的懸疑性跟趣味性大增。


 


筆者很久沒者麼投入劇情跟期待下一週來到了,真是非常久違的觀戲享受,在此為文感謝編劇,再度創造出一個讓人感到津津有味故事。


 
 
 
 
 


最後來談談筆者對”奇夢人是不是大家心裡想的那個人”這件事的看法。


 
 


其實看到現在,『奇夢人做為奇夢人』的人物魅力已經十分立體,他不是其他人只是他自己的話,也很好。


 


而筆者也覺得編劇在這件事的安排上放了相當大的彈性,能解釋為是,也可以解釋成不是。


 
 
 


先來談談是的部分:


 


除了外貌與劇作家冥想者相仿外,『奇夢人是地冥』這件事最有力的線索來魔始傷勢互換感受到的舊創:


 
 


“吾體內這異狀,代表你之靈魂曾受劇焚,箇中含意,令人深思啊。”


 
 


很明顯的,上一檔地冥才跟書大一起同受火焚,加上劇作家每次看到他奉天哥哥都要如遭火焚一次,全霹靂靈魂最習慣番仔火的自然就是萌神無誤。(不是這樣算的)


 


而奇夢人自命魔術師這點,也和過往命運規劃主吻合,在六神鏡與瑟斯的對談中,命運規劃主數次提及此點:


 


"當初你讓永夜饒他一命,就是一樁錯誤的魔術。"


 


".....只是讓計劃徒生風險,高明的魔術家,不會犯這樣的錯誤。"


 
 


而命運規劃主是地冥諸相離去時唯一沒有顯露出來的一相,要說他真留下來收拾善後,自然也不無可能。


 


這也解釋了奇夢人為啥可以在水中熟睡不怕淹死,因為本來就是魚。(不對)


 


命運規劃主是六相中的操縱,本身就有強大的控制慾,又是屬帝父派的工作狂,不像無神論他們把血闇作業交差了就覺得了事--雖然事後來看還真不怎麼重要--執著於想把帝父的產業都打理好也不無可能。


 


帝父手上最重要的基業便是仙門,而仙門目前最大的威脅便是魔始,故而對上魔始自是理所當然。


 


劫紅顏在地冥助完一頁書後出手救助,並將他安置於天池之中,又是仙門目前重要的CEO,無論如何要保下也是合理。


 


而劍鳳既然是他的人,小默雲目前的危難自然也是幌子而已,估計也還有後著。


 


談到仙蹤與昊天對談時提到令人在意的名字,若指的是九天玄尊,那對地冥來說當然是無比重要。


 


至於宣稱不會地煞王令這點,除了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外,也顯示他很清楚魔始忌憚地冥之事--而魔始到底為什麼這麼想揪出地冥,地冥到底對人家做什麼,自然是地冥自己最清楚。wwwwww


 


至於很會拐女孩兒這一點......前面已經有個瀧夜姬跟天織主兩個例證,自然也就不用懷疑。(金葉水沙連八成只是劍授跟奇夢人講過所以早就備好的。)


 
 


但這樣解釋會產生一個矛盾:


 
 


奇夢人對玄脈寶鑑的態度,以地冥來說實在是瀟灑過頭啊。(汗)


 
 


地冥諸相對玄尊可說是全心順服,實在難以想像他對帝父遺物會這麼爽朗地撕了又撕,撕了再撕啊。


 


加上被劍鳳的突擊(夜襲?)嚇出香汗的態度,也讓筆者質疑,經歷過這麼多大風大浪的地冥,會這麼容易對朋友間的小打小鬧動搖嗎?


 
 


如果奇夢人不是地冥,那前面的種種跡象,又該作何解釋呢?


 
 


接下來是筆者自己的猜測:


 
 


首先讓筆者感興趣的是奇夢人使用存聲妖這件事,加上萌寵兔爵士毫無疑問是兔精,以及他對羽衣狐劫紅顏的重視。


 


筆者認為他跟劫紅顏的因緣可能不是起於仙門,而是來是妖界。


 
 


奇夢人是劫紅顏救過的妖魔--可能正是靈魂受焚--所作一切是為償還劫紅顏的恩情而來。


 
 


對付魔始跟昊天,是因為對方威脅到劫紅顏。


 


加上手作粉絲團認識的好筆友劍鳳請託,那不揍他們揍誰呢?


 
 


至於奇夢人的真身,從魔始說他擅長鏡相偽裝,及他自稱:


 


”誰叫我是一面讓人性現形之鏡,什麼事都逃不過我的雙眼。”


 
 


這兩條線索來看--就如劫紅顏的羽衣狐概念取自姑獲鳥,奇夢人可能是接近雲外鏡那樣的鏡妖。


 
 


“最優秀的騙子,則能偽造出世上一切的事實。”


 
 


而鏡子能終實反射一切,完美地模擬虛相。


 
 


既然魔始是劫紅顏最大的威脅,那就用魔始最忌憚的噩夢去挑釁他,騷擾他,激怒對方露出破綻。


 


這也是奇夢人選擇和地冥相似的型態出現原因。


 


雲外鏡能看見遠方,地冥曾經使用過六神鏡,經由術法存取破鏡上的記憶重現地冥的過往,能讓奇夢人完美地擬態出地冥的所有型態。


 


用這副皮像啥都不用作就可以讓魔始氣到跳腳睡不著,有比這更划算的事嗎?


 


當然要騙好騙滿吊足胃口啊~щ(゚▽゚щ)


 


簡單來說,就是來欺負魔始的。(茶)



鬼途32观后感

饮栖:

今天打开主页,一片哀嚎
毕竟剧末收了一堆人头
就忽然想谈谈自己的一些感悟和看法
星月的秀恩爱合招,上一个这么秀的我只见过霹雳的南北双秀:倦收天 原无乡
绝命安说:李太白都没能开发的合招
废话,因为李太白没有一个会使剑的老婆啊
很多人说绝命司这个boss也太好打了吧
但他毕竟只是个活的久点的科学怪人
其实豪药在我看来还是很有希望的
毕竟前面有黑白郎君定约战时间,和那一句:
我感觉他还在,这是强者之间的感应
虽然他刷机了,但内心的那些美好的感情依旧在,记忆有无,其实都改变不了四人的友谊
猜测会记起来,毕竟还有黑白郎君的一场约战
安倍的退场其实已经铺垫许久了,不意外
他叫安倍博雅,他是人,不是道具
剑无极会记得他
我想经过这一件事情,他的心也会有所磨砺吧
阿郎,你一个boss为何如此正气凌然?
还说:在此之前,足够酒吞童子杀你千次万次
不过他最后从容迎接死亡,得体地面对过去的故人,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了
最后织田信长的诗号,月凝湾的尘归尘土归土又是一个升华。这一部对于长生、对于生命的感悟,一些思考和探索其实做的还算不错。
玄武真道,个人觉得不是什么好组织
猜测青云应该是去了玄武真道
不明白为何他在被人救的时候那么多人刷小王?露个影子就小王了?
只想说:理智看剧,理智思考,不要盲目跟风
要有自己的判断
竞日孤鸣这个格调的人不干削人面皮的事情
很多人觉得最后殷若微的死大快人心
其实看枭狱使用岳灵修的招式这里,我有被触动到。我这个人虐点很高,应该说除了我自己,别人一般虐不到我,包括原剧
最后一集看下来,其实内心波动是有的。但就像湖面的涟漪,总体来说我很平静,他们都有了各自的结局
个人钟爱岳灵修与枭狱这种薪火相传的精神
虽然东皇搞过一次重子使用雷藏的招式,但一个是爱情,一个是师徒情,到底还是不一样的
有人说枭狱开挂了,其实前面都已经有所铺垫
岳灵修的理念是重基础根基,他的武功相必也是如此,也就是说基础达到就能用
天下第一豪的气度怎么会藏私,他收了枭狱又怎可能不教徒弟自己的招式
而在安倍失踪后,可以看到枭狱真正有了想要保护、想要变强的决心,万丈高楼平地起,他真正静下心打磨基础了
这不正是岳灵修所想要让他懂得的吗?
所以枭狱那一掌我并不意外
尤其是岳灵修的BGM响起来的时候,真的觉得枭狱成长了。现在的他,除了刚开始对外面世界的渴望,想在江湖留下自己的故事外,相必也对于自己的人生、自己未来的路有了新的认知与思考吧。
至于青云,我只能说,在他杀死自己母亲的那一刻,步青云就已经在这个世上消失了
现在还活着的,谁知道又是个什么呢?
你看,面具掉下的那一刻,他已经面目全非了
所以他才会用那种方式杀掉殷若微
有些杀人犯,会用自己遭受过的痛苦折磨别人
不管是谁救了他,可以肯定的是,这种行为绝不是出自于善意。
与他截然相反的,是他的父亲。
这个人物的塑造非常完整,可以说有血有肉了
对儿子的期望,对妻子的不离不弃,对下属的关照,重于泰山的牺牲奉献
他的退场让我有些惋惜,毕竟我十分欣赏他
我钟爱一个角色,往往不是看偶头啊衣饰啊这些外貌的东西,而是看这个角色有没有人格魅力。大祭司总体一个字,那就是:稳。非常可靠,他是你能依靠信任的长辈,在你有困难的时候能够伸出手帮你一把的前辈。
最后他为自己选择了结局,求仁得仁
人一生会经历两次死亡
一次是离开人世,第二次是被人遗忘
步青云的父亲步天纵。至今还有有人记得他为苗疆祈福开的法会,为迷茫的百姓提供精神上的支柱。诸葛穷吊唁他,枭狱怀念他,苍狼搁置了重选大祭司的提议
所以,步天纵还没死
他永远活在别人的记忆里,作为苗疆的大祭司
提到苗疆就想吐槽,苗疆是命犯太岁了吗?接近苗疆的一个两个都是白皮黑心的芝麻馅。不怀好意的组织就像地里的韭菜,割了一茬又一茬,找人改改风水吧。
苍狼这苗王当的也挺不容易的,实力同情
最后,慕容宁这一波吹的很漂亮
虽然是给自己侄子找场子
但这夸人的功力是真厉害,夸了spa同时夸了俏。以及俏俏这学期怕是外派苗疆实习办了免修,以及免考
希望下一部天下风云碑能有更好的表现吧
毕竟主场中原要对抗xie教组织了
金光这几部真真正正是教育片风格
墨世佛劫告诉我们不要相信传销,鬼途奇行录告诉我们珍爱生命远离毒品,现在下一部即将告诉我们信XX得永生不靠谱,不如信自己。
就这样,没了。
期待下一部的剧情。